毛泽东与贺子珍是如何相识产生爱情的?

- 编辑:admin -

毛泽东与贺子珍是如何相识产生爱情的?

田树德著,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毛泽东与贺子珍是如何相识产生爱情的?  对这个问题,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一书是这样记述的:  1928年6月的一个晚上,毛在一次党的会议上做报告。事也凑巧,这次会议在永新县城举行,子珍是团的支部书记,参加了这次会议。散会后毛和她闲谈起来,他们共进晚餐,吃了两只鸡,喝了两瓶酒。  两天后,子珍帮助毛工作了一整天,晚上她留下没有走。第二天吃早饭时,毛对此事毫不隐瞒,“贺同志和我相爱了”。毛对同事们说。〔美〕R碧乩锒著:《毛泽东传》,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年7月版,第125页。  据《毛家兄弟与贺家姐妹》、《贺子珍和她的兄妹》和《贺子珍》等著作记载,上述这段记述有以下明显的错误:  第一,毛泽东与贺子珍相识,是1927年10月6日,而不是1928年6月。  第二,毛泽东与贺子珍是在江西宁冈县东源乡大仓村一户姓林的人家中相识产生爱情的。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1927年10月6日,毛泽东与袁文才在江西宁冈县东源乡大仓村一户姓林的人家中第一次会见时,袁文才向毛泽东介绍了手下的部将后,还向毛泽东介绍了贺敏学和贺子珍。  贺子珍当时年仅18岁,年轻貌美。毛泽东见到贺子珍,以为这姑娘可能是袁文才或他手下部将的女儿。  袁文才向毛泽东介绍贺子珍说:“她是中共永新县委委员。”  毛泽东连声说:“看不出!看不出!”  毛泽东询问了贺子珍的姓名后说:“哦,祝贺的‘贺’,善自珍重的‘自珍’!”  这次会面后,贺子珍同袁文才一起回到茅坪。袁文才原是个沉默寡言、感情不外露的人。而这天回到家里,他格外兴奋,话也多起来。他给妻子谢梅香讲述了这次会面的情景,一面讲一面笑。他还对贺子珍说:“我看革命高潮要来了,有了毛委员的领导,我们今后可以有很多的事干了。”  贺子珍受袁文才情绪的感染,也很高兴,一再发表见解,畅谈将要到来的革命高潮会是个什么样子。  毛泽东利用在此养伤的机会,经常同袁文才、王佐等促膝倾谈,连患疟疾尚未痊愈的贺子珍也找过几次,听取她的意见。  就这样,袁文才同毛泽东熟悉以后,对毛泽东非常敬佩,觉得毛泽东的住处离自己太远了,商谈工作不方便,于是便让毛泽东住到茅坪的八角楼。  八角楼离袁文才的家只有几步之遥。毛泽东外出找人谈话或到河边散步,都要从袁文才的家门前经过。那时贺子珍疟疾初愈,身体虚弱,有时坐在袁文才家门口晒太阳。毛泽东在此经过,见到了贺子珍都要走过来讲几句话,问她身体恢复得怎样,态度非常和蔼亲切,给贺子珍留下美好的印象。  以后,毛泽东与贺子珍接触的机会更多。特别是贺子珍在江西永新县烟阁乡黄岭村工作一段时间后,又到九陇山工作期间,毛泽东在九陇山住了一个星期,他们天天都在一起工作。因此,彼此更加了解。贺子珍佩服毛泽东的才智学识,毛泽东喜欢贺子珍的俏丽坚强。共同的革命理想和工作,使他们产生了爱情。  他们相爱后公开同居,则是1928年的事。由此可见,上述说他们相识几天便公开同居,是不符合真实情况的。毛泽东与贺子珍相爱后,是在何地结婚的呢?  1992年6月,广西人民出版社、漓江出版社共同出版的《毛泽东大辞典》记载,贺子珍于1928年同毛泽东在井冈山结婚,见《毛泽东大辞典》,广西人民出版社、漓江出版社1992年6月版,第1287页。没有具体写是何月、日和详细地点。  1990年7月,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增订本)记载:  在井冈山,很少有人知道杨开慧。显然,毛很少谈及她和他们的三个儿子。尽管如此,直到1930年,听到开慧被害后,他才和子珍正式结婚。〔美〕R碧乩锒著:《毛泽东传》(增订本),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年7月版,第126页。  此记载说毛泽东直到1930年才与贺子珍正式结婚,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其实,1929年6月3日,毛泽东率兵二打龙岩时,贺子珍便分娩生下一个女孩。因此,不可能是1930年才结婚。  1993年2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家世》(增订本)记载:  1928年5月的一天,毛泽东和贺子珍在茅坪洋桥湖的八角楼结成了最亲密的革命伴侣。李湘文编著:《毛泽东家世》(增订本),人民出版社1993年2月版,第50页。  1989年9月,中共永新县党史办公室编印的《永新人民革命史》一书记载:  1928年5月的一天,天气晴和,阳光明丽,毛泽东和贺子珍在茅坪洋桥湖的八角楼上结婚了。  1992年8月,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贺子珍的路》一书记述,毛泽东率领部队“三打永新”之后,与贺子珍在江西永新县澧田乡的塘边村,终于结合在一起了。“没有举行什么仪式,更没有摆酒祝贺,在那样艰苦的年月,只能一切从简。热心的袁文才做了几个菜,大家热闹一下,就完了。”王行娟著:《贺子珍的路》,作家出版社1992年8月版,第90页。“三打永新”,是在1928年6月23日。  著名的谭政大将,是湖南湘乡人。他从秋收起义、“三湾改编”以及上井冈山开创革命根据地,一直跟随毛泽东征战。特别是毛泽东在井冈山担任前委书记期间,谭政任前委秘书,对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情况比较清楚。毛泽东和贺子珍操办婚事时,将毛泽东的行李从原来的住处搬入新房,就是谭政负责办理的。他在回忆文章《难忘的井冈山斗争》中说:  毛泽东同志与贺子珍结婚是在夏幽,是1928年4~5月,热起来了,穿件单衣,结婚很简单,没有仪式,没有证婚人,从夏幽退出以后,两人就是夫妻关系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下册,中共党史出版社1987年版。  夏幽,也就是永新县夏幽区。塘边村,就属于夏幽区。上述谭政的回忆,对毛泽东到夏幽的日期只说了一个大概。  而当时在中共夏幽特别支部工作的徐正芝,在《忆塘边的革命斗争》一文中说:“1928年古历4月27日,毛司令率红军来到我们塘边村。”徐正芝:《忆塘边的革命斗争》,《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下册,中共党史出版社1987年版。“1928年古历4月27日”,亦即1928年6月14日。  毛泽东与贺子珍到底何时结婚的?  1959年7月9日,原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的夫人水静在庐山与贺子珍彻夜长谈时,曾向贺子珍提出这个问题。贺子珍告诉水静:“我是1928年在永新和主席结婚的,当时还不满19岁。”水静著:《陪贺子珍上庐山》,《特殊的交往——省委第一书记夫人的回忆》,江苏文艺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222页。  贺子珍还告诉水静:自从1927年10月初毛主席率领工农革命军进入井冈山地区之后,她就回永新做群众工作了。主席“大力经营”永新时,她就经常跟着主席进行调查研究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